现金购彩网-推荐

                                              来源:现金购彩网-推荐
                                              发稿时间:2020-05-31 06:31:54

                                              “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Will对此不以为然,“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对我来说,我只想好好活着,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在不惜以身试药来推介所谓预防新冠病毒的“神药”羟氯喹遭到众多专家、媒体的普遍质疑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发出了震惊世界的言论。当地时间19日,特朗普宣称美国感染人数世界第一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全球最大,因此这是美国的“荣誉勋章”。这一“雷语”立即激起了美国国内的愤怒:特朗普的失职令美国感染确诊病例已超过150万,死亡9.2万人,他却把150多万感染者当“荣誉勋章”作为自我炫耀的资本。更令美国人担忧的是,特朗普这种自我吹嘘和公开说谎的示范正在鼓动美国地方政府甚至民间上行下效。美联社20日揭露称,为给重启经济计划争取支持,美国多州新冠病毒数据作假。佛罗里达州专家也因拒绝篡改数据而被解雇。此前曾令美股接连两天上涨的美企疫苗“有效”的好消息被专家怒批是在忽悠民众。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绰号)。上周末,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但我们的圈子很小,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

                                              大学毕业之后,Will选择先留在美国继续玩翼装,最多的时候他一天甚至会连着飞行12次。后来经验越来越丰富的他,慢慢当上了跳伞和翼装的教练,“我是真心喜欢这项运动,结婚后我还教老婆一起跳伞,现在我们经常会一起玩翼装。”

                                              上周末,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受疫情影响,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我觉得它一直都在。”

                                              ▲正在进行翼装飞行的Will(受访者供图)

                                              痴迷?疯狂?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

                                              近日,在天门山所发生的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事件,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小众而又“极度危险”的运动充满了猜测与疑问:这项运动是否是在拿生命开玩笑?玩翼装要花费上百万人民币?这项运动是否有存在的意义?

                                              对于儿子玩这么“危险”的运动,Will的父母当时也是极力反对的,“我跟他们讲解了很多关于跳伞和翼装的正确知识之后,他们并没有那么反对了,只是反复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最近天门山的事情他们也关注到了,就一直把他们看到的各种新闻发给我看,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就是让我多注意安全。”

                                              “我从小就很顽皮,喜欢做危险的事情。”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他开始了翼装飞行。

                                              对于现在网上流传的翼装装备动辄数十万 ,学习费用要上百万的说法,Will认为这是“极其夸张”的误解,“我身边很多朋友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有时到了周末会连续玩两天跳伞,一共也才300美金左右。”